关于竹林七贤

竹林七贤 魏晋风度

魏正始年间,朝廷危机重重,司马氏集团和曹氏集团为争夺皇位引发残酷的政治斗争,导致名不聊生。在此时期,文人士大夫不但无法施展才华抱负,而且时时担忧身家性命。身在浑浊的乱世,他们只得崇尚老庄哲学,从虚无缥缈的神仙境界中去寻找精神寄托,放逐山水间,于物外寻求超脱。

世有七子:陈留阮籍、山阳嵇康、河内山涛、沛国刘伶、陈留阮咸、河内向秀、琅玡王戎,七人常聚于竹林之下,放浪形骸,肆意酣畅,故世谓之“竹林七贤”。七贤才艺卓越,为当世之名流雅士,在远离权势争斗的世外竹林,他们纵酒狂歌、散发山阿、抚琴赋诗、谈玄论道,过着潇洒飘逸的生活。他们“弃经典而尚老庄,蔑礼法而崇放达”,用放荡的言行表达对虚伪道德礼教的憎恨,对自我本性、纯真自然的崇尚。

他们轻裘缓带、不鞋而屐,他们简约云澹,超然绝俗。名仕风范“魏晋风度”形成于此“一杯酒放弃生后名的率真,闻美人殁而往吊之的坦荡,裸形体而法自然的放浪,一任狂澜既倒宠辱不惊的淡定,处世维艰幽默对之的旷达。”魏晋风度成为千古风流谈资,竹林七贤的才艺气度、人格风范成为中国最早的名流雅士精神象征,为后世所景仰。

以艺传文 七器七物

中国传统家具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载体,诚然明清家具文化铸就了中国传统家具的历史高峰,但至今世,家具文化几近无存。当今,传统家具能否继续担当起文化载体之重任,考验着家具设计者的价值取向及思想阅历。

吴腾飞大师投身传统家具设计多年,在钻研家具设计和文化的同时,游历国内外,研习画作,博览群书。近年,其心性逐渐回归,潜心研习中国传统文化,在“儒”、“释”、“道”中寻求自我感悟造化。艺术修养在其设计的作品上得到完美体现。

源于对魏晋文化、名士风度、竹林七贤的深刻理解,吴腾飞创作了七件器具:琴桌、棋桌、画案、春櫈、禅椅、香几、博古架,并谓之“竹林七贤”,与历史相呼应,将古代文人雅士的精神品格投射到器具上,再现古之名士高雅、清幽的艺术生活情趣,以此诠释“竹林七贤”所代表的中国传统文人的生活理想和精神追求。

在器具设计上,七件家具呈现了中国明式家具空灵、简洁的内在精神,又与现代家具设计理念、设计手法和审美观念有机融合为一体。

七件器具之上再配七件物具:琴桌配古琴一把,棋桌配棋一盘,画案配文房四宝,春櫈配古书一卷,禅椅配佛珠一圈,香几配香炉一把,博古配青铜器若干。七器与七物结合起来,就是古代文人的七种艺术——七艺。

器以载道 再现七艺

在古代,文人有自成一套的生活情调,他们把七艺当做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的事情,在日常艺术生活中熏陶个人思想,提升对人生的感悟。而这七艺,每一样都代表着独立的一门中国传统文化。

音乐:

中国音乐起源于原始人类的生产生活,有着悠久的历史。古琴是汉民族最早的弹弦乐器,造型质朴,音质清和淡雅,穿透力极强,它不仅是中国古老乐器中的精华,其本身也是完美的艺术品。古琴因其独特的音律,寄寓了文人雅士风凌傲骨、超凡脱俗的处世心态。“琴者,情也;琴者,禁也。”吹箫抚琴、吟诗作画、对酒当歌成为文人士大夫生活的写照。

棋艺:

“棋者,奕也。下棋者,艺也。”博弈是中华民族古老的技艺,也是古代文人重要的消遣方式,陶冶着人们的道德观念、行为准则、审美趣味和思维方式。黑白之间,楚河汉界内外,融万象于棋局一盘。方寸之间,尽显智慧与气度。输赢在于一念。

香道:

香是自然造化之美,人类之好香为天性使然。香道是自然和人文的融合。香,在馨悦之中调动心智的灵性,而又净化心灵;于有形无形之间调息、通鼻、开窍、调和身心;香,既能悠然于书斋琴房,开发心智;又可缥缈于庙宇神坛,安神定志; 既能在静室闭观默照,又能于席间怡情助兴。在一炉清香里,思绪飘远,回归心灵的幽静,于袅袅轻烟里静静感悟人生。

书画:

书画是书法和绘画的统称,也称字画。中国的书法是一种富有民族特色的传统艺术,它伴随着汉字的产生和发展一直延续到今天,经过历代书法名家的熔炼和创新,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宝贵遗产。中国绘画一般称之为丹青,主要画在绢、纸上并加以装裱的卷轴画,简称“国画”。在我国历史上,出现了众多书法和国画名家,并有作品流传于世,反应了不同历史时期中华民族的社会意识形态和审美情趣。挥毫泼墨、粉笔丹青是历代文人雅聚的乐事。

文学:

文学是指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表现作家心灵世界的艺术,故又称“语言艺术”。它的形式包括诗歌、散文、小说、剧本、寓言、童话等,是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品茶赋诗、著书立传不仅是古代文人的一种生活情趣,更是其思想传递、言志抒怀的载体。

禅学:

佛教自汉朝流入中原,随即得到广泛传播,并诞生不同派别。禅学是佛教禅法的理论。禅,全称“禅那”,源于梵文,意译“静虑”、“思维修”等,谓静中思虑,心绪专注一境。禅学讲究修行,通过修定,集中精神,排除内心的干扰和外界的诱惑,将思想专注于一定的观察对象,抛除杂念,达到心神同一的境界,按照佛教的立场和义理进行思考,以根除烦恼,去恶为善,转痴为智,以得到精神解脱。

博古:

博古是一种雅趣。万物皆有灵性,从历史而来的古物,有着诉之不尽的生命,它阅尽百年历史,历经岁月沧桑,辗转无数人之手流传至今。在抚摸之时,犹见历史碎影、岁月变迁,由感人生无常,百年易逝。在细心端详品鉴中,调节心智,感悟人生百态。

文化遗失 艺之不存

弹琴放歌、棋盘对弈、写字作画、吟诗作词、修行打坐、茗香品茶、博古玩物是古代文人的生活艺术,是雅士智慧与心意的结晶,是古人朴实自在的精神写照。然而,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些高雅的艺术情操逐渐丢失遗弃。

学者云,“宋亡之后无华夏,崖山之后无中华。”五千年华夏内在文化断层,是历史的悲剧。这是中华之殇,文人之痛。在人类文明的长河中,代表着文人精神世界和生活情趣的七艺也随着风沙淡却,成为历史的遗珠。

致敬生活 回归自我

七贤,七器,七物,七艺,这是设计者思想理念的脉动,吴腾飞大师将文人雅士的精神品格投射到器具至上,鲜活再现古代文人的生活志趣,向历史文化致敬,向古代文人致敬,向艺术生活致敬。

在当下经济迅速发展的洪流中,世人太浮躁、太繁忙,在物质生活里,逐渐失去自我,迷失本性,丧失自身的追求。然而,从某种程度来讲,钱、名、利又能代表什么?人生不过百年,空空而来,空空而去。在苦短的人世里,不妨做一些对自己本心本性有意义的事情,获得精神上的充实,这才是人生幸福之所在。

《竹林七贤》的创作,要让更多人通过这七件器具去了解,去接受中国传统文化,体会中国文人的生活。通过七件器具的呈现,让人们回想起音律、棋艺、书画、诗词、佛学、香道、博古这些优雅的生活艺术,重新认识它,理解它,学习它,拿起它。在艺术修养里,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重拾生活的乐趣;在回归自我里,多一份清净之心,明白之心,活好当下。

地址:浙江省東陽大聯工業區官清村東永二線旁 聯系電話:0579-86215555 86215556 傳真號碼:0579-86215538

相关搜索:东阳红木家具,红木家具,红木

技術支持:中國古典家具網 浙ICP備1202089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