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翰林

三百年
大清翰林

吴竣,一六八八生,卒于一七七二,字叔望,康熙廿七年生于吴县香山。聪敏寡言,好手工,少从艺,好学不倦,既有所成,集诸家之长,后师从吴县蒯氏,精于木雕长于营造,尤以红木雕刻名动一隅,人言神乎其技。

康熙57年,吴氏入宫营造,时正值而立之年,虚心向学,于宫内各流派名门多所得益,技法趋于成熟,运刀如笔,画风稳健。几年,即任造办处木作监工,成为宫内红木家居制作第一人,诸多精品,深得赏识。以雄、峻、挺,亦不失灵秀沉稳的技法自成一派。

"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皆为稻粱谋","盛世"的箫鼓难掩一个时代的腥风血雨,其时虽为盛世,然文字狱盛行,万马齐喑,世风晦暗。随著阅历的增长,并且经历了康熙雍正两朝,吴氏行事已更沉稳老练,深感宫廷的无常,真所谓伴君如伴虎,隐约感到甚难独善其身。

今人熟知文人因:"明月有心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清风不识字,何须乱翻书"获罪等事,却不知连木雕匠人亦能因此触动龙颜。虽然功绩上同乃父康熙和乃子乾隆相比,毫不逊色。但是雍正的猜忌多疑,刻薄寡恩,统治严酷,还是为他的统治生涯留下了污点。

雍正10年,经历年羹尧案、谢济世案、陆生楠案、曾静、吕留良案等诸多文字狱后,55岁的雍正愈加敏感。某木雕匠人因刻唐人上官仪的《奉和山夜临秋》诗于屏风,因其中有句"殿帐清炎气"、"凄风移汉筑",疑为反清思明而举家获罪,由此引发了对宫内家具作品的大规模"挑刺",吴竣亦因其主持的一套"孔雀东南飞"座椅套件而获罪。孔雀在清朝是非常尊贵的一种动物,几乎代表皇权,清朝的官帽后面都要拖一束孔雀翎,翎称花翎,也就人们常说的顶戴花翎。高级的翎上有"眼",并有单眼、双眼、三眼之别,三眼最尊贵;所谓"眼"指的是孔雀翎上的眼状的圆,一个圆圈就算做一眼。皇帝赐给臣下花翎是非常审慎的,从乾隆至清末被赐三眼花翎的大臣只有傅恒、福康安、和琳、长龄、禧恩、李鸿章、徐桐七人,被赐双眼花翎的约二十余人,这在当时是千古犹荣的恩宠。就是这样尊荣的代表无上权力的孔雀,如今却被雕刻在了座椅之上,等闲置于大堂,承受众人的胯下之辱,当时视为对皇上的大不敬,于是寻根究底,一直牵连到主持这套家具的木作监工吴竣,有主事者因惜其才,隐忍不发,称其为无意之失罪不至死,但亦为渎职之罪,因此去职贬出宫外。

虽然究其原因非常隐晦,但像文字狱这样大规模的运动,在群体性的脑热发烧的摧枯拉朽中,个人总是显得那么地渺小和微不足道,一切无从抗拒、无法抗拒。这件事情深深地触动了吴氏,因此出宫后,携家带口远离京城这一是非之地,移居婺之望县东阳凭一技之长在民间落叶生根,发扬技艺。一七七二吴氏卒于东阳,享年八十四岁。吴氏膝下三子,长子承父业,励精图治终于成为当地有名的大家族。此后战乱人祸,对吴氏家族乃至整个行业造成很大打击,幸而血脉相承技艺得以维续。因为经济政治等诸多限制,几百年来吴氏家族传承的工艺中的精华部分宫廷技艺一直得不到展示,直至大清翰林成立,吴氏后人上腾下飞终再树旗帜,使得大清翰林这一工艺精湛意蕴深厚的品牌得以光大。

大清翰林八德文化

中国自上世纪初几经运动,迄今百年,传统文化大破无遗。以当日势,不大破无以革命,而今势,不大立无以振纲纪国法。企业亦如是,一味谋利无德业栽培,终不能持久。“以德治企,以德制器”乃长远根本。

人说道德文章,无有道德斯文何存?性情磊落所以文章锦绣,道德从何来?诚心正意格物致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德乃为张本。此儒家开宗明义之《大学》也!今人都将学字看错了。若细读“贤贤易色"一章,则绝大学问即在家庭日用之间,于孝悌两字上尽一分便是一分学,今人读书皆为应试所误,于孝悌伦纪之大,反与教育无关,岂不悲哉?殊不知读书为明理,志在圣贤。《论语. 学而第一》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不忠者,未之有也",曾子日“: 吾日三省吾身: 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可知忠信皆从孝悌来,本立而道生,礼义廉耻更进一步落实于日间生活作业,事父母能竭其力; 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与同事处礼让再三和为贵,心能辨事非,处事能决断,人不忘廉耻,立身不卑污,此诚育人之义方!

《左传》曰:“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三者中立德最难。

《国语》云:“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人之根性难教难化,难调难伏,既知不易,伏惟大家努力同修,以期同进。古人云:“三日不读圣贤书,即面目可憎。”而吾辈中人久处喧嚣世界,几于书本无视,怎不愚痴障目?

大清翰林品牌理念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立企先立人,人之不立无一事可举,治企之道在于用人之长,容人之短,求同存异,团结协作,凡有一技之长者无不见用,有德而已,终无无用之人。如此保合大和方能元亨利贞,无往不利。

斯人至贤终不能一力承当,须众志成城方有可为,海不辞细水,故能成其大; 山不辞土石,故能成其高,或同事或同行,见善则迁,有过则改,相济才能相生,合力方可发展。

至诚则金石为开,人之天赋有异,闻道有早晚,行道有难易,然能自强不息,专一至致其可成也,骐骥一跃不能十步; 驽马十驾功在不舍,有形事物或金银或田产,瞬息可成乌有,说来总是虚幻。惟有学养贯之终生愈久弥珍。大清翰林于短短数年间木秀于林,其在诚也!无捷径可图,无过人之资可恃,惟勤勉不怠孜孜以求,遂有今日之小成。诚所以善,善悔吝善自咎,所以自新进步。

华夏泱泱,儒释道三教相辅相成,古人书籍,近人著述,浩如烟海,人生目光所能及者不过九牛之一毛耳,事变万端美名百途,人生才力之所能办者,不过太仓之一粟耳。知天之大而吾当有敬畏之心,知事变之多而吾所办者少,

则不敢以功名自夸,而当思举贤共图之,虽曰家具实兼物理,不因其小而舍其大。窃谓经商需做儒商,会工还得能文,以比兴之隙学做文章。但愿器以载道,文以明志。

大清翰林
大清翰林
大清翰林创新理念

《易经》蕴含著丰富而深邃的朴素唯物辩证法思想。乃群经之首,大道之原。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再生四象,“生" 字贯穿始终。“生生者”生而又生无穷无绝,变则通,通则生乃《易经》之根本观念。古人以为宇宙和道合而为一,一而二,二而一,有律可循。而一阴一阳谓之道,既对立又统一,万物从阴阳转化而来,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无所不包,乃知《易经》广大。

世人以《易》为术数之学,其实术乃最末之学,远未得其髓。《易》学入世最久,世人可谓受之弥深,然不自觉。其中辩证思想颠扑不破,无有出者。如《乾》卦爻之九三: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指企业蒸蒸日上,处前进时心有警惕方能无险,时刻小心方能久远。《乾》卦上九曰亢龙有悔,企业过于上位而不知身退,傲气太盛不予收敛,致祸而不知也,须当戒骄戒盛谦卑致下自能转祸为福。

企业之道在于不断探索变通,变乃不变之真理,唯有通变可以致久,生生所以不息……

大清翰林吴腾飞
大清翰林荣耀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