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故事--大清翰林三百年

康熙57年,吳氏入宮營造,時正值而立之年,虛心向學,于宮內各流派名門多所得益,技法趨于成熟,運刀如筆,畫風穩健。幾年,即任造辦處木作監工,成爲宮內紅木家居制作第壹人,諸多精品,深得賞識。以雄、峻、挺,亦不失靈秀沈穩的技法自成壹派。

“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皆爲稻粱謀”,“盛世”的箫鼓難掩壹個時代的腥風血雨,其時雖爲盛世,然文字獄盛行,萬馬齊喑,世風晦暗。隨著閱曆的增長,並且經曆了康熙雍正兩朝,吳氏行事已更沈穩老練,深感宮廷的無常,真所謂伴君如伴虎,隱約感到甚難獨善其身。

今人熟知文人因:“明月有心還顧我,清風無意不留人”、“清風不識字,何須亂翻書”獲罪等事,卻不知連木雕匠人亦能因此觸動龍顔。雖然功績上同乃父康熙和乃子乾隆相比,毫不遜色。但是雍正的猜忌多疑,刻薄寡恩,統治嚴酷,還是爲他的統治生涯留下了汙點。

雍正10年,經曆年羹堯案、謝濟世案、陸生楠案、曾靜、呂留良案等諸多文字獄後,55歲的雍正愈加敏感。某木雕匠人因刻唐人上官儀的《奉和山夜臨秋》詩于屏風,因其中有句“殿帳清炎氣”、“淒風移漢築”,疑爲反清思明而舉家獲罪。由此引發了對宮內家具作品的大規模“挑刺”。吳竣亦因其主持的壹套“孔雀東南飛”座椅套件而獲罪。孔雀在清朝是非常尊貴的壹種動物,幾乎代表皇權。清朝的官帽後面都要拖壹束孔雀翎。翎稱花翎,也就人們常說的頂戴花翎。高級的翎上有“眼”,並有單眼、雙眼、三眼之別,三眼最尊貴;所謂“眼”指的是孔雀翎上的眼狀的圓,壹個圓圈就算做壹眼。皇帝賜給臣下花翎是非常審慎的,從乾隆至清末被賜三眼花翎的大臣只有傅恒、福康安、和琳、長齡、喜恩、李鴻章、徐桐七人,被賜雙眼花翎的約二十余人,這在當時是千古猶榮的恩寵。 就是這樣尊榮的代表無上權力的孔雀,如今卻被雕刻在了座椅之上,等閑置于大堂,承受衆人的胯下之辱,當時視爲對皇上的大不敬,于是尋根究底,壹直牽連到主持這套家具的木作監工吳竣,有主事者因惜其才,隱忍不發,稱其爲無意之失罪不至死,但亦爲犢職之罪,因此去職貶出宮外。

雖然究其原因非常隱晦,但像文字獄這樣大規模的運動,在群體性的腦熱發燒的摧枯拉朽中,個人總是顯得那麽地渺小和微不足道,壹切無從抗拒、無法抗拒。

這件事情深深地觸動了吳氏,因此出宮後,攜家帶口遠離京城這壹是非之地,移居婺之望縣——東陽。憑壹技之長在民間落葉生根,發揚技藝。1772吳氏卒于東陽,享年84。吳氏膝下三子,長子承父業,勵精圖治終于成爲當地有名的大家族,此後戰亂人禍,對吳氏家族乃至整個行業造成很大打擊,幸而血脈相承,技藝得以維續。因爲經濟政治等諸多限制,幾百年來吳氏家族傳承的工藝中的精華部分宮廷技藝壹直得不到展示。直至大清翰林成立,吳氏後人上騰下飛終再樹旗幟,使得大清翰林這壹工藝精湛意蘊深厚的品牌得以光大。

地址:浙江省東陽大聯工業區官清村東永二線旁 聯系電話:0579-86215555 86215556 傳真號碼:0579-86215538

相关搜索:东阳红木家具,红木家具,红木

技術支持:中國古典家具網 浙ICP備12020893號